晨曦专栏:一个CBA记者眼中的周琦是什么样

  • 时间:

  16岁的周琦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根本无法将NBA和瘦得像麻杆一样的他联系到一起。反倒是他小孩子的好奇,主动上来搭话的样子让我有些意外——从小就被众星捧月一般的对待。他蹦蹦跳跳的靠近我,问了一句:“姐姐,你是哪里的啊?”在我心里那不是一个未来之星,那就是一个大男孩。

  当年的王治郅,命运并不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即使头顶“NBA亚洲一人”的头衔,却依然只能任最好的时光从身边溜过。后来的易建联,掌握住了自己的命运,却没能逃过宿命的安排,没能带着总冠军去NBA遗憾虽不曾诉说,却淡淡在心头。周琦就不一样了,他遇上了最好的时代,也遇见了更好的自己。

  直到有一年的斯坦科维奇杯,那是新浪作为官方媒体的一次专访,周琦镜头内外都表现得很接“地气”。去美国之前我和他聊了一次,是我和他采访中时间最长的一次。”他又像他16岁时候那样,特别不高冷的秒回了一个笑哭的表情。再见周琦,就已经是2014年的CBA全明星周末了。只希望再见你时,能多给我们讲讲NBA里趣事。当拥有这样心境之后,解决困难也只是时间问题。大男孩,加油吧!那次采访结束,我开始去站在他的角度去体会一些压力,对他的“嫌弃”也就没那么多了。国家队、联赛里,我看到了周琦面对媒体时的从容,这其实更是他日渐成熟的心态的标志。采访结束,有个球迷一个劲儿的问他要他的微信,但周琦非常巧妙的躲过了。

  感谢生活,给予的各种挫折和风波,如果没有奥运会那段低迷的时光,我想他不会有后来联赛里的奋起,也不会有总决赛上的铁血,更不会有夺冠之后那种超越年龄的从容淡定的心境。相比生活里的普通人,他是一开始就带着光环出场的人,往往需要经历比一般人更多的质疑和挑剔,才能得到承认,受到赞美。幸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找到了更好的自己。

  相对于一些球迷希望周琦快快去NBA的想法,我其实更庆幸的他在奥运会后没有能够去NBA。庆幸新疆队留住了这个夺冠的筹码。甚至庆幸他当初顶着万人的唾弃离开辽宁,如果没有那些关键的选择,周琦就无法经历那些同龄人难以感受的压力,以及与之而来的动力,他不会这么快就变得这么成熟,他也不会这么快就实现自己的NBA梦想。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于周琦就是这样的定位——态度不友好,说得还太少。我们都知道他可能会选择拒绝采访,而他也确实回绝了大家的采访要求,那个时候的周琦,用这种方式保护着自己。当时的周琦刚刚从辽宁转投新疆,4500万合同的新闻沸沸扬扬,正是在风口浪尖的时候。我记得那天我提了一个问题:如果和最好的朋友闹别扭了,你是会主动寻求解决还是说“懂我的人自然会懂”,他想了想回答我:如果是几年前你问我,我可能是会听之任之,但现在我会想办法去解决。采访CBA这十年,我从不掩饰我对采访态度好、表达能力好的球员的喜欢,也掩饰不了对一些不配合采访或者表达能力不足的球员的“嫌弃”。飞去美国那天,我在他微博里留言说:“混不好就别回来了。是啊,人总是该去成长的,有问题就去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