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映录专栏:连载文琼州掠影(上)(游记)

  • 时间:

  出版了《民和汉族轶俗》、长篇小说《嬗变》(与冶廷林合著),时常在《中国土族》、《海东时报》、《河湟》、《桃花源》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民俗作品。虽然对婀娜多姿,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十分羡慕,但这里终究是遥远的南方,无法把这美丽的花卉带回家,只是羡慕而已。这天我见到了真正的大海和海滩,并且体会了船在波浪翻滚的大海中颠簸行驶的感觉,还有些心悸。这一天,我有三点感受和体会:一是一下子从冬季到了夏季,汗流浃背,一时难以适应;在新世纪公园,我们转的有些累了,就在海边坐下休息了一会。

  汽车在海口市穿街过巷,不一会儿就驶上了通往三亚的高速公路。据导游说:从海口到三亚有270多公里,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汽车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驶,公路两旁是大片的绿地,有时偶尔还有许多树林在路边一闪而过。我专心的看着公路两旁的风景。天阴沉沉的,车行了大约一小时,猛然下起了大雨,瓢泼似的雨水在车窗的玻璃上一汩汩的往下直倒,雨点打的玻璃“啪啪”只响,我担心今天可能景点里去不成了。可不一会儿,雨小起来,原来下的雨就像我们这里的雷阵雨一样。

  我们在世纪公园里逗留了三四个小时,在下午两点左右回到旅店里。在旅店休息了一会儿,又出门在海口市的街道转悠了一阵。傍晚又到那家“兰州拉面”馆吃了晚饭。

  在观光车上,开车的师傅指着一棵树对我们说:那棵是龙血树,是“地球植物老寿星”。“龙血树”——我第一次听说过,回家后专门百度了一下:龙血树,又被称之为流血之树、活血圣药、植物寿星。是名贵的云南红药——血竭,又名麒麟竭,与云南白药齐名,又是著名药品“七厘散”的主要成分,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誉之为“活血圣药”,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收敛止血的良好功效。龙血树在2001年就已被国家列为二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被列入《中国植物红皮书-稀有濒危植物》中——在个小岛上还有如此珍宝。可惜我在匆忙中连一张相都没有照上。

  我们做上了船,到了六点,船还是没有“开”的意思。我是第一次坐长途船的,心中有一种神秘和新奇感,把随身的物品放下后,就到船两旁的甲板上,站在甲板上照了几张相,一边看着大海,一边静静地等待着想看看船是如何出发的。大约到了六点二十分,只见船头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不一会儿,船开动了,不过很慢,慢的感觉不到穿在游动,只是看看岸上的建筑物,才会感觉到船在走动。过了一会儿,慢慢地快起来了,我估计船的速度也就是手扶拖拉机六档的速度吧?我一直站在甲板上,一会儿看看船舷下的海水,一会儿看着一只只灯塔。船静静地行驶着,天也渐渐的变得漆黑一片了。到了八点我回船舱休息了。

  目之所及,满山遍野,一片翠绿;街道两旁,一棵棵榕树,婆娑多姿;一株株像水泥电杆似的王棕树,婷婷玉立;一朵朵的鲜花,一棵棵的榕树,更有那波浪翻滚的大海,不知名字的各色水果……这与我们北方的冰天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来到车边,等到随团的所有人都到齐开车时,已是五点半。坐车来到三亚市区,吃了晚饭来到下榻的酒店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原来海口市世纪公园这里是个以大众休闲健身活动为主题的综合性运动休闲文化公园,是个滨海公园。公园占地面积很大,里面有宽阔的塑胶跑道和足球场,但临海一面主要是以市民休闲为主,毗邻海岸,空气新鲜。我们在这里转悠了好长时间。老冶对南方的树木引起了注意,特别是一种像水泥电杆似的树身光溜溜的树干上不见一片树叶和偏枝树。由于不知树名,他问了好几个人,都没问上。最后从网上查到了这种树名叫王棕树。他的这种刨根问底的劲儿,是我也不由得多观察了几眼王棕树。

  处于对南国的神往,我与老友冶廷林相约,他两口子和我夫妇四人一起,于2月16日出发,到海南省,走马观花似在南国度过了八天的“夏日”时光,这八天可以说是我们换了天地,下面记叙的是这八天的个人行踪。

  怀着对龙血树的好奇,坐车行驶在海边的陡斜山路上,只见右边临海山石嶙峋陡峭,直插海底,惊涛拍岸,蔚为壮观;左边山林草地起伏逶迤,绿影婆娑。车就停这在一处平缓大海边,我们急忙下车。来到右边海滩边,海滩边人很多,有的忙着照相,有的在海边的沙地里捡贝壳。我照了几张相,也在海边捡了几块奇形怪状的小石子,装在包里。在这沙滩上,两个女人犹如小孩子般的脱了鞋子站在海边的沙滩上,不停地变换着角度拍照,冲过来的海浪打湿了她俩的袜子、裤角,她俩全然不顾,尽情地玩着——也难怪,这是我们第一次带大海边,在海浪的冲击中的体验——在这里玩我们忘记了时间,我看看手机,已是三点二十多了,急忙提醒她们去坐车。

  金海探龟在观日岩下,是一天然形成的巨石如一只巨大的海龟,头、甲等都清晰可辨,尤值得称道的是,在整块巨石的左前方有一露出海面的条状长型岩石,海水袭来,犹如海龟用脚在划水,动态逼真,仿佛一只巨大的海龟期望回到自己的故乡,正缓缓爬向大海,很像“金龟探海”。正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

  早在腊月里,我就在康辉旅行社报了名并约定在正月十二日(即2月16日)出行。在此前已准备了些随行的生活用品,主要是温差的变化而准备换穿的衣服,主要准备了夏装。

  在蜈支洲岛旅游,除了时间允许,徒步游玩外,多数都是坐着观光车环岛转一圈,每到一处景点就下车。我们坐上观光车来按反时针行驶,不长时间就来到第一处景点:观日岩。

  要上蜈支洲岛,必须先做二十几分钟的船。在码头上,登岛旅游的人很多,大家都在排队上船,我们站队站了十几分钟,才登上船。船行了大约二十五分钟,到了蜈支洲岛的码头上,下船上岸,游人特别多,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的。导游反复强调我们跟紧她。随后导游带我们到了做观光车的地方,拿上票,又开始排队,等到坐上观光车十二点了。

  随后,我们坐上大巴车驶往北海码头。只见沿途公路两旁,一颗颗的榕树,一株株的王棕树,还有那隔离带上的花花花草草,绿的可爱。路两旁的开阔地带在高楼之间处处都是绿草鲜花,一派南国风光,使人一时忘记了汗流浃背的难受感觉。不知不觉间,我们来到了北海码头,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多了。导游说,等一个小时,然后拿上船票,六点坐船到海口。在这间隔的一个小时,我们四人坐在路边吃了些自带的馍馍,算是吃了黑饭。到了五点半,进入候船大厅,拿上了船票,就急急忙忙坐车来到码头的船上。船上游客很多,大概有六七百人吧。我们做的这趟船名叫“棋子湾”。

  这也是我们到海南来的第一次游览的景点。车行了四个小时,十一点,我们来到了今天的游览景点——蜈支洲岛景区。车上做的有四十多人,除了来自我们青海的二十几个人外,还有零散游客十几人。车在海口市区的街道上左转右拐,最后来到一家叫“丽华”的酒店,我们登记入住了。早上七点,我们在丽华大酒店门口坐上了一辆四十七座的大客车。在船上时醒时睡,迷迷糊糊地过一夜。

  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我们又到观光车停靠点排队等车。在停车点排队的人很多,我们又等了十几分钟,坐车来到下一个景点——妈祖庙,时间到了三点四十,进庙已没时间,就在妈祖庙前面看了看庙门,急忙坐上的车回到码头。带着无限的留恋和没有观赏完景点的遗憾在码头站队坐船——在这里又站了半小时的队才坐上船回到了对岸。

  蜈支洲岛位于海南亚龙湾景区内,全岛呈不规则蝴蝶状,面积1.48平方公里,东西长1500米,南北宽1100米,的海岸线米。

  按旅行社的行程安排,这天在酒店入住后自由活动。于是我们四人走出酒店,找到一家“兰州拉面”馆,在这里吃了早饭。然后在手机上查到了海口的新世纪广场,想到那儿去转转,就坐出租车到了哪里。

  没有人看好辽宁队了,当季后赛的大幕真正拉开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觉得辽宁这个赛季还能有机会卫冕。

  观日岩位于蜈支洲岛的东南悬崖处。我们来到一处岩上俯瞰大海,辽阔的南海尽收眼底。要是早上站在这里,看那东海海平线上的第一缕曙光从这里升起,绯红的太阳从海面上徐徐上升,那正是一副绝佳的海上日出美景图,很可惜我们到这里已是十二点了,观看海上日出是不可能的了。但以辽阔的南海为背景照上几张相,留影纪念,也很惬意。

  随后我们来到“情人谷”。这里一对对相恋的情人相互缠着手臂,缠缠绵绵地进入狭小的幽静的山谷深处。我们只是在右边的一个小瀑布前照了几张相,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导游规定我们必须在下午四点前离岛),就匆匆的坐上观光车继续前行。

  不过两个女人始终牵挂着在世纪大桥下的花卉市场——在世纪公园一边的世纪大桥下有一个很大的花卉市场——于是我们来到桥下,她两人看见花,好像如鱼得水。带团的是一位姓王的女导游,她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张映录,男,汉族,生于1966年1月,系民和县李二堡镇人。三是第一次坐上长途船,在正真的大海中航行,有一种新奇。凌晨六点,船停在海口码头,我们下船坐上了通往酒店的大巴车。不但看花,还挤进花海中变换着角度照着相。现为民和县李二堡镇中心学校教师,省作协会员,海东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民和县民族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民和县作协理事。二是猛然看到南国的绿树红花杂草,视觉一时你难以适应;

  这天早上八点,坐上了旅行社派的小车,九点就到了西宁机场。进入机场坐了一会儿,在十点多就联系上了西宁的带团的导游,随后和他们会合在一处,我们一行共二十四人(其中有小孩三人)。十一点我们坐上了飞往北海的3U8975次航班,十分钟后起飞,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下午两点在北海市福成机场降落。本来我已有心理准备,从网上知道这里温度特别高,但下了飞机后还是超出我的意外,走出机场大厅,一股热浪迎面扑来,腿子上汗湿漉漉的,缠着绒裤无法行走,情急之中,偷偷地从包里拿出准备的单裤到厕所里把绒裤换了下来,但额上的汗珠不断往下滚,犹如我们这里七八月间庄稼地里拔田的一般。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