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专栏:三 主 任

  • 时间:

  东西公司经过几年的折腾,同其它的官办公司一样,商品积压严重,大幅亏损,员工经常发不出工资。在此情况下,东方总经理依然决定在市内最豪华的大酒店首次宴请三主任。开席之前,东方总经理只字不提分房之事,只说三主任是政府机关的老领导,一直对东西公司格外照顾,使东西公司在市政府的知名度和威信大幅提高,公司一直要请三主任坐坐,只是太忙,总没有机会,直到今日才有幸请到三主任,还请三主任多多海涵。三主任哈哈大笑说,东方总经理客气了,咱们都是市政府机关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如此见外呢?宴会在十分融洽的气氛中开始。酒过三巡,菜上五味,话题才扯到分房上,东方总经理恳求三主任要设法给咱们二人分到住房。三主任爽快答应,并说凭你二人工龄资历来看,分房不成问题,只是楼层可能不太如意。东方总经理说,有三主任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宴会结束,免不了给三主任带上两瓶酒、一条烟之类的小礼品。

  我就是那个西门腾云。我听到许多人说,三主任最好永远瘫在床上。杨勇,曾用笔名杨永,生于50年代中期,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省内外30多家报刊,曾在青海省政府部门工作,现退休定居广东省珠海市。调往东西公司的人员,是市政府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是市场经济大潮中的弄潮儿,不是随便就能去的了的,许许多多的人挤破脑袋想去东西公司还去不了呢,你不想去,你不服从组织分配,你敢说你不去?三主任一连的询问和怒斥让我胆颤,我这小胳膊自然扭不过市政府的大腿呀。住房分配方案迟迟不见公布,东方总经理和我都很着急,便隔三差五请三主任赴宴,次次都谈住房,我们与三主任的关系也更加融洽。政府机关有一个由来已久的习惯,口头称呼副职职务时从来不带“副”字,按照习惯,我就称呼他为三主任,去掉这个“副”字。这说的是当时的社会现状,我呢有幸成为了九亿商中的一名。有关三主任的传说便沸沸扬扬,说三主任的官帽是买的,他当官就是为了捞钱,同时也知道三主任的老婆也是独生女,他们的女儿刚刚上中学,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四世存。筷子一举,可以可以。他们兴奋地议论着三主任,每一个人都像拣到了金元宝似的快乐!

  我和三主任的更深交往,缘由是住房分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住房改革,市政府新建的住宅楼将按新的房改政策分配给个人了,这是市政府的首批房改房,政府机关工作人员都没有自己的住房,自然人人都盼望能得到新的房改房,可是人多房少,竞争十分激烈。由于缺乏较为明确的规则制度,长官意志在住房分配中的比重相当大,三主任主管分房,在分配住房中有一定的话语权。我虽是市政府机关干部,当时却不在机关工作,怕将我剔除在分房人员之外,整日不安,便少不了与三主任套近乎,以便探听分房消息和吐露盼望得到住房的意愿。

  我虽然参加工作十多年了,可调到市政府还不到一年,我自己没有住房,市政府住房紧张,我调入后没有分配住房,前几年我与父母同住,调至市政府,租了附近一间民房暂住,解决住房问题成为我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分配到住房的领导干部都忙着开始装修,而一般干部的住房分配方案却迟迟不见公布,住房被领导干部分配后,所剩不多,竞争愈加激烈,我也越担心,便跑去向东方总经理询问,东方总经理说,你要分到住房,还必须给三主任送礼,光请吃还不顶用,并说这是他几十年办事得到的最灵光的经验。他接着说,烟酒等小礼物都不起眼,咱们就包了三主任的装修材料,你的住房肯定跑不了。于是,在东方总经理的授意下,公司购买了装修材料,当然东方总经理也顺便占光。我将装修材料送到三主任家中,三主任喜笑颜开,他说,西门呀,你的住房也快了。

  东西公司总经理名叫东方晨曦,是市政府先聘请后调入的能人,闻传特别会做买卖,有经济头脑。公司组建时,市领导请来南佛寺高僧和活佛推算起名,名称定为东西。活佛高僧说东西南北中是五行概念,相对应是金木水火土,其中东象征春属木,西象征秋属金,世界上的所有物品差不多都是有金和木两类物质做成的,春秋又有春种秋收之意,大吉大利。公司名称为东西,据说还与总经理复姓东方也有关。东方总经理说,公司定为东西,总经理复姓东方,公司管理人员中非要有姓西之人,并说这也是活佛佛爷的预言。公司正在物色姓西之人时,总经理听说机关就有人复姓西门,名叫西门腾云,欢喜地跳了起来,说东方与西门对称,晨曦与腾云呼应,又与东西公司名称相符。当即拍板,公司非有此人不可,有了此人,东西公司一定会兴旺发达。东方总经理连呼这是老天爷眷顾东西公司,西门腾云就是为了东西公司而生的。

  既有公司,就得有人去经营管理,我就从机关调到了东西公司,但我依然是市政府机关的在册人员,编制还在办公室,是办公室的文秘人员,三主任原来就是我的领导。

  我恨得咬牙切齿,三本一郎、三本一郎,你这黑心狼,总有一天你会让汽车撞死。东方总经理安慰我,让我克制忍着点。我说,肯定的,他会让车撞死。

  三主任严肃的对我说,派你去东西公司是市政府的决定,市政府对东西公司寄予厚望,是我们瀚海市经济发展和腾飞的载体,是上楼的梯,是出海的船。三主任对我横眉冷对,全然没有了酒席间的亲热和送去装修材料时的和蔼,我便无言。三主任瘫了,奇怪的是政府机关里所有的人都很高兴。我快乐之极,兴奋地欢呼雀跃,三本一郎,三本一郎,我的诅咒终于灵验了。想想前后十多次宴请三主任,像哈巴狗一样围着三主任低三下四甜言蜜语地恳求,以及购买装修材料并给他送去,不说总共花费六七万,还跑前跑后折腾好几个月,原来是彻底上当受骗,我无比愤怒,便找东方总经理,我说我要向市政府控诉,让他吐出装修材料。我反问,为什么东方总经理有?三主任答,东方总经理是领导干部,领导干部你懂吗,你懂领导干部的意思吗?我急忙说,我懂,我懂。市政府经商组建的公司叫东西公司,东西乃包罗万物,指所有物品,东西公司顾名思义就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卖。当时,让我去东西公司工作找我谈话的就是三主任,我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时间不长,果真听到三主任让车给撞了,只是没撞死,受了重伤躺在医院里,全身瘫痪,和死了差不多。还有一个原因是公司注册在祖国版图东方的东海市,那里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而组建公司的我所在的瀚海市位于祖国版图的西部,处于沙漠戈壁边缘,是贫穷落后地区。就这样,我乖乖地服从组织分配去了东西公司。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初,商品经济的大潮席卷全国,波澜壮阔,下海经商成为一种时尚、一股潮流。三主任出生后,给三主任起名,在姓氏上发生了争执,父辈争执的焦点是姓父亲的姓还是姓母亲的姓,父母及双方老人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最后还是三主任的爷爷一锤定音,他说,不姓父亲也不姓母亲的姓,咱们三代都是单传,这孩子就叫三本一郎!当时有民谣: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打麻将。他拍着我的肩膀说,耐心等待,住房跑不了。原来他们也像我一样为分房曾给三主任送礼,三主任来者不拒,而那些分到住房的人也欢乐无比。顺口溜说得好,酒杯一端,政策放宽。

  此后,见到三主任,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我便怒火中烧,这家伙怎么还没让车撞死呢?不久,第一批住房分配方案公布,一半以上的住宅单元被分配,东方总经理和三主任都分到了三四楼的住房,却没有我的,跑去向三主任询问,三主任说,这是第一批分房,是领导干部的,一般干部还要拖一段时间。三主任是让77路公交车撞的,撞的特别离奇。领导干部和一般干部是根本不一样的,领导干部的特殊性和优越性由来已久,机关工作人员对此都深有感悟,我也一样明白这个道理。总经理东方晨曦,是公司组建时调到市政府的,职务和三主任一样,也是办公室副主任,虽然是在册人员,只是挂了一个虚名,实际是东西公司总经理,是副处级领导职务,他也期盼自己能在政府机关分到住房。一般干部住房分配终于公布了,竟然没有我的名字,东方总经理说他也不清楚我为什么没有。听说三主任的爷爷和父亲都是独生子,三主任的奶奶和母亲也是独生女。我便跑去询问三主任,三主任说,东西公司近几年亏损严重,政府机关各个处室意见很大,市政府临时研究决定取消了东西公司人员的分房资格。三主任是瀚海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只打了5场比赛,比斯利就拿着当时广东给他的200万美金合同远走高飞了?如果这句话放在NBA的新闻,那就是表示比斯利被裁掉了,球队不要那200万了,但是如今在广东男篮可不同,这样只是代表如今代表广东队出战的外援中没有比斯利,也就是说比斯利被摁在了板凳席了,但是之后,广东队还可以把比斯利换回来。按东方总经理的话说,东西公司除了,飞机大炮之外,什么东西都经营。三主任微醉之时,每次都极其诚恳的对东方总经理和我说,我不给哥儿们办事,还给谁办事呢?我们也吃了定心丸,美丝丝地等待着住房。东方总经理说,算了吧,以后许多事还得求他,惹了他你能有住房吗?今后市政府建房分房还是他主管,不但不能惹,你还得亲近他、巴结他呀。东西的名称又赋予了地理上的呼应,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命名和公司。东方总经理对我说,咱二人要分到住房,必须和三主任搞好关系,凭经验,搞好关系就得首先把三主任的嘴抹得油油的,要时常请三主任吃大餐。我离开市政府机关不到半年,离开机关并非我的意愿,而是服从于组织分配。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政府机关都在经商办企业,我所在的瀚海市政府也不例外。那是一天傍晚,在一条并不繁华的路边,三主任独自行走在人行道上,华灯初放的街上行人和车辆都很少,那辆77路车开得飞快,拐弯之时,突然方向失灵,一头撞向人行道,三主任就像一条破麻袋一样被抛起来,重重摔到了地上。